文艺作品

【散文】窑洞情结

发布时间: 2018-12-18   点击量:1496次, 作者:刘芳芳 分享到:


走近黄土高原,看着那一处处扎在山前长满故事的农家窑洞,难道你不想借着蛇形小路进一步亲近它吗?那真是一段“凝固的音乐”,流动在山间,树间,流动在陕北人浓浓的情怀里。精凿过的石头无缝对接成圆拱形,拱形里嵌着原木窗框,内有木质刻花的窗棂,不大不小的青石窗台俯卧其下……经干干净净浑然天成的小院落一衬托,真是淳朴而精致,美观而亲和。

窑洞是陕北人的根,是陕北人朴实、勤劳,热情,智慧的化身。我家的窑洞是当石匠的爷爷早些年箍建的。箍建的第一步,从打石头开始,砌在窑面上的石头,一定要最坚固,最美观,最有型的。那些大石头在爷爷的精心侍弄下,呈现出均匀的线条。然后就是打地基,砌石头。箍建的每一步,爷爷都细致入微,精打细算。提泥包的,砌石头的,划线的……都是亲近的本村人,爷爷说,自家的窑洞自家人箍。箍好的窑洞,背靠着山,太阳大半天照着,暖烘烘的。爸妈结婚的时候,分到了三孔。窑洞的边缘,被母亲摊了块儿三米见方的长方形菜园,坡上有一棵老槐,比窑洞的年龄还要大。窑洞里的内容再简单不过。一盘土炕,一盘锅台,一组爸爸自己油出来的黄色衣柜和一架老旧但分外勤快的缝纫机。几样简简单单的东西日日夜夜描摹着家的色彩。生活就在窑洞的里里外外。有很多的日子,母亲在做饭,喂猪,纳鞋底,父亲奔走在田间地头。我们姐弟三在窑洞的庇护下快快乐乐成长,有时也做“让父母头疼的事”,这些故事与窑洞连在一起,就像一个电影的大背景一样。我们怀念童年的时光自然会怀念窑洞里的故事。我念初中的时候,我们举家搬到了小县城。记得搬家的时候,母亲把窑洞的里里外外清扫的干干净净,锅碗瓢盆还放在橱柜,墙壁上的《八骏全图》鲜鲜亮亮,好像我们就出去几天。可是,一旦搬走,几时还能回去?临行前,院子里的小栅栏开了好几回,关了好几回,母亲恋恋不舍的好几次回头,风吹乱了她的头发,她装作捋头发去擦眼睛。这几孔窑洞在我们住的时候,好像不存在,没人提起它,离开的时候,我们又格外心疼。好像它们已经成了我们生命的一部分。

前年,乡下的奶奶在爸爸的再三恳求下,来县城治疗腿疾。来到县城不到两天,奶奶就愁眉苦脸,寻找各种借口要回去。“鸡没人喂,院子没人扫,菜园没人打理……”,爸爸不耐烦的说,“都安顿好了。”最后奶奶没办法,无助又可怜的望着爸爸,说:“我实在睡不惯那床,好多事情都不习惯,我就想回到我那两眼土窑里去。”爸爸一边安慰奶奶,一边尽量缩短治疗流程,咨询了医生后,配了药,把奶奶送回了家。奶奶乐的像孩子一样,说再也不愿离开自己的土窑洞了。照她的话说,坐在自家的土炕上,冬天暖来夏天凉,吃着自己种的粮食,干着零零碎碎的活计,别提有多踏实,给个神仙也不当。

从窑洞里走出来的人,都有浓浓的窑洞情结。无论走在什么地方,都难以忘记窑洞里那些实实在在的时光。不得不说,作为农村的孩子,窑洞与我们血脉相连,让我们对生活有了最初的感悟,是踏实,自在,温情。(刘芳芳)

上一篇:浅谈改革开放四十年中的精神文明建设 下一篇:王丹:我的爷爷